以画屏连接古今——“画屏:传统与未来”苏州博物馆举行

徐冰为这次展览制作的《背后的故事:仿大痴山水图》可说是内化了传统画屏的所有基本因素,进而将这些因素转化成当代艺术的概念和语汇。这一次,他思考更多的是光线和物质的互动。他认为传统绘画所呈现的是以宣纸和颜料构成的固态画面,通过光线折射进入观者的眼睛。而《背后的故事》中的毛玻璃则有如“空气中光的切片”,把散漫的光影聚合在一个平面之上,形成比任何物质绘画都丰富和微妙的“光的绘画”。

唐彩绘舞伎图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宋山水长卷》 夏小万

清红木边铜胎珐琅山水御制诗挂屏 承德避暑山庄博物馆藏

展览现场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美术史家通过研究发现:绘画史中一些经典作品原来是作为屏画进行创作的,现存的卷轴形式是重新装裱的结果。当代艺术家泰祥洲即是以艺术家的敏感揣摩原作的视觉逻辑,用可能的原初形式取代晚近的装裱。他2014年的《天作高山》以天津博物馆收藏的范宽《雪景寒林图》为底本,将之化为三联屏的中间一幅,两边増以双翼。全画因此被扩张成为水平构图,画中高山也被重新赋予中心地位。本次展览中的《大都会馆藏仿范宽山水图意象还原》是他2017年的作品,构图更为雄浑而富有生气。图中的主峰在原画中充满矩形画幅,两旁的山峦、河流以及房屋似乎被突然切断。将之扩充为水平构图的三联屏,泰祥洲创造了一个更宽广的空间,并给与山峦和云气更强烈的动势。

展览的古代展品来自于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河北博物院、山西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四川博物院、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苏州博物馆、避暑山庄博物馆、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四川泸县宋代石刻博物馆、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朵云轩木版水印分公司以及美国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美国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等19家国内外文博机构,当代作品则由徐冰、徐累、夏小万、尚扬、展望、施慧、泰祥洲、杨福东等9位艺术家创作。

策展人巫鸿在谈“画屏”在中国艺术传统里的意义时说:“画屏在古代中国美术中具有独特的‘三位一体’身份:它既是一种极为重要的绘画媒材,又是可供近距离欣赏的以不同材料制成的物品,还是协助建构室内外空间的准建筑构件。这一特性使屏风在传统美术中扮演了耐人寻味的角色,把图像、空间和物品这三个视觉艺术中的基本元素凝聚在综合性的艺术创造之中。这种情况不但在中国美术中是独特的,在世界艺术史中也不多见。由于这个原因,虽然屏风这一形式在现代时期退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但它的素质已经化为中国艺术基因的一部分。它持续的生命力不是表面的,而是潜藏在中国文化的底蕴和中国艺术家的深层思维之中。”

《世界的床-1》 徐累

苏州博物馆馆长陈瑞近说:“在中国传统语境中,画屏是一个内涵独特而外延丰富的存在。它跨越了历史与艺术,洋溢着生活的气息。正是画屏这种多面、立体的艺术特性,催生了今人对中国古代屏风多元而灵活的研究。从传世或出土的实物屏风、书画中的图像类屏风、文献中屏风史料等多个维度,相互结合,相互碰撞,来探究这一充满迷人魅力、富于神秘气质的现象。摒弃固有的视角,不为专业所限,尝试全方位、多角度来发掘、研究、欣赏画屏,是本次展览的契机。尽管画屏的实用功能在不断蜕化,逐渐脱离现实生活,但它同时也在转变与升华,努力于无形中融入当下。如何将之转化成当代艺术创作的主题,如何将之与未来的艺术创作产生链接,立足当下,回顾传统,面向未来,是本次展览探索的方向。”

展览现场

一些观众可能会惊奇地发现:展览中的大部分当代作品并不是与传统美术有直接联系的水墨画,而是包括了综合媒材绘画、雕塑、装置、录像,以至互动性行为作品。策展人巫鸿解释到:这一选择的目的是扩大我们对传统艺术与当代艺术关系的理解。诚然,水墨画在中国当代艺术过去三十年来的发展中被赋予越来越强的当代性和全球性,成为具有专门议题和独立历史的一个领域。但当代艺术同时也在不断瓦解以媒材为基础的分类:相对于水墨画和油画,当代艺术的新形式—包括装置、多媒体艺术、身体艺术、行为艺术等—并不专属于特殊地区文化。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当代中国艺术家接受了这些艺术形式,在实践中不断超越艺术媒材的传统分野,凌越东西文化对立的历史羁绊。这些新艺术形式赋予艺术家一种国际语言,使他们能够用更自由和更个人化的方式进行广泛的艺术实验,包括重新发掘中国文化中业已失传的艺术形式和观念。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这个展览中的当代作品反映了艺术家对中国文化财富的发掘和转化。通过同时吸收传统文化遗产和当代艺术形式,他们为自己确定了一个新的基点,将中国艺术元素有机地纳入本土与全球间的持续互动之中。

策展人巫鸿在开幕典礼上致辞

夏小万的《宋山水长卷》也是一件当代“空间绘画”,同样使用透明介质承载图像。但与徐冰不同的是,夏小万追求的不是光和物质的互动,而是三维与二维的转化。通过复杂的设计和运作,他把一幅平面绘画解构为多层透明介质上的画面,再将这些“切片”重构为一个纵深的三维图像。

东魏武定元年翟门生屏风石床 深圳金石艺术博物馆藏

参展艺术家泰祥洲与美术史学者、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郑岩等观看展览

展览将持续至12月6日结束,期间将围绕展览主题,举办一系列学术讲座和公共教育活动。

传五代周文矩《重屏会棋图》 故宫博物院藏

对于本次展览的策划理念,巫鸿教授说:“本展览是对‘画屏’这一艺术形式的首次大型展示,把精心选择的一批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和艺术家系统的介绍给公众。对于古代艺术的研究和欣赏,我们希望这个展览可以揭示画屏在中国传统文化和艺术发展中的关键作用,探讨其跨越书画、建筑和器物的综合性能,从而扩展艺术史研究的方法和角度。对于当代艺术的介绍和理解,我们希望这个展览可以引入一个新的角度,通过建立与传统艺术的对话,在发掘一个古老艺术传统的持续生命的同时,彰显中国当代艺术的一种特殊文化渊源。”

2019年9月6日,一场名为“画屏:传统与未来”的展览在苏州博物馆开幕。该展览由芝加哥大学东方艺术中心创始人和主任、斯马特美术馆顾问策展人巫鸿担任策展人,展览为期3个月。

开幕式嘉宾合影

《世界的床-2》 徐累

需要强调的是,泰祥洲在此追求的并不是对宋人作品的科学复原,而是以艺术家的敏感揣摩原作的视觉逻辑,用可能的原初形式取代晚近的装裱。他的这些作品因此可以被认为是古今之间的互动和协商,而非单纯的复古。

清红漆彩绘框嵌银片花卉插屏 承德避暑山庄博物馆藏

展望自90年代开始用这种材料制作当代版“假山石”,将钢片铺在特选的太湖石上反复锤打,复制出石头的形状和所有的细微起伏。本次展览的两组作品,一组作品包括了两件改造的落地镜:展望用在山石上捶打后的不锈钢板置换了玻璃镜面,将镜子转化为立屏,人们在屏面上看到的是自己的碎裂影像。另一组作品是为展厅走道特制的假窗。在不同形状的传统木质窗框中镶嵌以模拟山石的不锈钢板,展望再一次以破碎的反射影像取代了外界的自然景观。

《大都会馆藏仿范宽山水图的意象还原》 泰祥洲


2019-10-21 16:20admin admin 点击

Powered by 探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